相关文章

重庆乱劈柴火锅划拳文化之十二

邻居大爷给我说,一生过得很坎坷;

四十年前跳过河,八十岁才娶老婆。

一听大爷这么说,两眼泪水往下落;

其实我也活的累,酒精喝得伤了胃。

五岁参加黑社会,九岁赌博卖妹妹,

姨妈说我是败类,老汉气得伤了肺。

兄弟我倒无所谓,做人就是要干脆。